wb@EnAttendantKiwi

船只渐行渐远

Farrier/Collins


他见到MK1迫降在海面,几分钟后,残骸完全消失不见,船尾飘着英格兰旗帜的民用船渐行渐远。

他抬起头。

桌面上摆放着咖啡壶和两个杯子,一个在主审的手边,另一个空的放在正中间。他陷在沙发里,手上没有武器,但也同样没有被束缚。沙发的触感柔软而舒适,这像是一间办公室,并非绝对隔音,但几乎听不到屋外的杂音。

姓名,军衔和编号。

“这就是我能告诉你的。”Farrier说。


“你不是唯一一个俘虏。”主审说。

“我知道。”他回答。

“你对你的长官有完全的信心? ”

“是的。”

那人看着他。他有一块怀表,现在被他收到了口袋里。

“那陆军又怎...

© 5-11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