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b@EnAttendantKiwi

酒醒

林里一株古木倒了。约五人方能围拢的树身,枝繁叶茂从天际到檐前,末梢的枝叶稍微稀疏些,越靠近树冠则越茂盛,以至于冠下几里内尽无其他树木。

“那是把阳光都遮蔽了。”次郎道。他带着一身酒气窝在那株古木下,不知是酒香源于林间之气,还是陈酒绕梁浇灌一方土地。

他听到风声,于是头顶间树影摇曳。

“好酒。”他赞叹,无人应答。


石切丸来过一次,随后又走了,次郎想他应当有一会儿记得他们曾交谈了什么,最后那点记忆也随着醉醺醺的酒气散发而去。他有一半的时间在梦里,一半的时间清新,所有的时间都沉浮于两者的交界。

酒这种东西,理应只得天上有,却偏偏落入了凡世。

他记得他曾经和什么人这样说过,那时的记忆微...

© 5-11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