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b@EnAttendantKiwi

局外者

White Widow (Alanna Mitsopolis) / Ilsa Faust


1-


那封信的开头是 “我送上诚挚的悼念”。


“这就是我喜欢英国人的地方。”Alanna道。她的身后站着Zola,一如既往地沉默。“你能轻易地把他们区分开来,不管是英国的特工,罪犯——或者曾经的特工如今的罪犯。他们可以让一架飞机坠毁,也可以屠杀一个村庄的平民,但你看,他们永远不会抛弃他们的礼节。”

[我对你的母亲送上诚挚的悼念] Solomon Lane写道,[并同时希望能在你这里延续我和她曾经保持的良好贸易。]

她笑起来。“多么贴心。简直让人无法拒绝,是不是?”

“他想要什么?”Zola问。

“我们的新朋友刚刚开始他的事业,但很不幸,他已经感到他的身边或许出了一个叛徒。”Alanna回答。

“他想要我们帮他解决?”

“不,不用解决。他只想知道是谁,我想他大概已经有了猜测,只是等待我们替他证实。”

“情报。”

“对,情报,哥哥。不是什么都要用到武力。”她道,安抚性地拍了拍她兄长的肩膀。“而且凑巧,这一对我能轻易地找到卖家。”

“你在说之前那些MI6的。”

“当我继承了妈妈留下来的产业,我才发现世界上有这么多美妙的巧合。”Alanna道。“你知道哥哥,我永远搞不懂那些愿意去做卧底的特工,是什么让他们付出那样的忠诚,明知道最后自己只会被抛弃?”

“对我们很有用。”Zola道。

“是的,哥哥,当然。”她的视线向下,纸面上记录了一个简单的名字。

“一边是想要让你替罪的旧主顾,一边是想留你下来折磨的新老板。”Alanna轻声说,手指划过笔迹。“而你是谁呢?可怜的小鸟。”


Ilsa Faust。



2-


“永远不要身处其中。”Max曾经这样说。

“赌徒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,但是不论你愿意付出多少风险,记住,你不是个玩家。”

“你在游戏外面,Alanna,永远在游戏外面。像我们这样的中间人,军火商,情报贩——随便他们怎么称呼。我们才是利用规则的人。他们被规则掌控,而我们掌控规则。所以他们制造战争,我们依靠战争生存。”

“做一个局外人,女儿。”



3-


“做创造规则的人,别让规则制约你,我的母亲曾经这么说。”白寡妇道。

“她的确做到了她所说的,在她还活着的时候,她游离在棋局之外,当她死去,她也仍旧不属于任何一枚倒下的棋子。”人群中发出笑声。“然后,她将这个留给了我。”

“我会成为我的母亲吗?我觉得这很难说。她选择了隐藏她的身份,而我已经让一切昭然若揭,这是否意味着我会走一条不同的路?我想你们可以拭目以待。”

“但不论如何,当别人说我是我母亲的女儿,其中自然有他的道理。所以,让我们将这个夜晚献给我的母亲,女士们先生们——”

“致Max,绝无仅有的Max。”



4-


“什么时候见Lane?”

“再等一会,哥哥。让你的人先去布置。我不会让他等着,但也不想显得太着急了。”

“你没必要亲自去。”

“哦,但做生意总得有点诚意,他已经不会见到他的卖家,他至少可以见到我。”

“看到他们的人了。”

“来了几个?”

“三个。Lane带了两个手下,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。”

“女人?”

“看上去就像你档案上的那个。”


Alanna从车上下来。

她立刻认出了Solomon Lane,除非那是什么人在做蹩脚的面具把戏。在他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,端着枪,还有一个穿着皮衣的女人,卷发,褐色头发。

Zola跟在她身后,Alanna招了招手,他们朝对面走去。

Lane没动,那个女人走上前。他们会面的地方在一个桥上,女人两手揣在兜里,直到她们快碰头才把手拿出来。

她没有带枪。


“这是你们要的。”Alanna举起手中的U盘。

“确认资料的真实性后,汇入账户的钱款会解冻。”Ilsa Faust回答。她的脸上带有一种敏锐的警觉感,这种感觉将她和Lane还有Lane身旁的男人区分开来。这是Alanna第一次见到Faust,但是就在那一刻她确定了这就是她在找的人。

为此她快活地笑起来。

“我们怎么确定你们会信守承诺?”她问。

“你不是第一天做这个,我相信你会有自己的办法。”Faust回答。


她从她手中接过U盘,后退了两步才转身。在这个过程中Vinter的枪口没有从她身上移开,Zola也没有放下过瞄准镜。


Alanna注视着那个身影走回Lane身旁,她将U盘递过去,Lane钻进车里核实。等待Lane验货的时间里Faust重新转向桥那侧,她依然插着兜,和Janik Vinter并排站在车前。

Alanna站在桥中间,她穿了件白风衣,和她的化名一样。她朝她笑了笑,Faust没有回以她微笑。

两分钟后,Lane重新出现在视野里,示意货物没有问题。


在他们回程的路上,Zola说。“这就是名单里那个女人。”

“Ilsa Faust,”Alanna笑着。“MI6的卧底,Lane身边的地鼠。”

“你觉得Lane会不会在路上就杀了她?”

“我觉得他今天带她过来,让她拿这份资料,就意味着他还没打算杀死她。”

“她能有什么用?”

“也许他还需要她解决问题,或者钓出更多的特工,谁知道呢?”

“你看上去心情很好。”

“我今天见到她,便又想到这些特工是多么需要他们的主人。她因为她的忠诚而被送到这样遥远的地方,从此之后她的忠诚每一分钟都要受到质疑,但她只是需要她的主人一个响指将她带回去,告诉她她还没有被抛弃,她做得一切是有意义的,而且她是一个多么棒的姑娘。”Alanna道。“你觉得她会知道今天的这份资料便是宣判她死刑的吗,哥哥?她亲手接过的宣判书,还是由她的主人出卖的,你觉得如果她知道了会怎么样?”

“她可能会成为第二个Lane。”

“你这么想?”

“如果你真的在问我的意见,我觉得她可能会先想要了我们的命。”

Alanna笑起来。

“我倒是觉得我们或许还会再见到她。”



5-


“我听说军火商没有立场。”

“当然没有,亲爱的。不然我们要怎么做生意呢?”

Ilsa Faust站在她身前,Solomon Lane已经被IMF逮捕,Faust被栽赃的罪名洗清,她是个自由人。

“在我还为Lane工作的时候,我曾经见过你。”Faust说。“我知道你还担任中间人的角色,而既然他可以和你做生意,我想我也可以。”

“那要看你的筹码和需求。”Alanna回答。

“我要回到MI6。”

“回到MI6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看在我们确实做过生意的份上,我决定给你一个优惠。”Alanna道。“MI6没有对你发起指控,Ilsa,也没有试图回收你的身份。换句话说,如果你就这样走开,他们决定放你一马,你是自由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回去。如果你只是喜欢上头有个人给你指令的感觉,你甚至可以来我这里工作。我总是欢迎女员工。”

“我从来不知道你还会干涉买家做的决定,白寡妇。”

“我不,但你瞧,假如我能拉你入伙,那我也给自己多找了一个优秀员工。”

一瞬间,Ilsa Faust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“而你会信任我?”

Alanna捕捉到那个笑容。

“Solomon Lane和MI6没有给你信任是他们的损失,如果你认为那会影响到我自己的判断,那你就错了。”

白寡妇有许多不同的脸孔,当她面对政府,犯罪分子,起义者,其他军火商,她以不同的面孔示人。她刚才露出的那一面叫Alanna Mitsopolis,也许是依靠着特工的直觉,她想Ilsa Faust意识到了这点。

Faust最后一次勾起嘴角,然后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
“我要回到MI6。”她重复,将拎着的包扔上桌面。“这是我的筹码。”


“我说过我们会再见到她,哥哥。”Alanna道。



6- (Mission Impossible: Fallout)


“那个骑摩托车的女人,之前我也见到了她。”

“我的筹码变了,Mr. Lark。”


“我要你把她也带给我。”



fin


——

我是不是创造了一个一人圈!我是不是创造了一个一人圈!我是不是创造了一个一人圈!

xjb背台词,肯定背错了,过两天去二刷再改

只补了1/5/6,oocoocooc

我好喜欢Kirby,看的时候就在流泪大叫,她亲阿汤哥的时候我内心:请带我走PLZ

评论 ( 3 )
热度 ( 63 )
  1. 5-115-11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擅长掉线
    转主博

© 5-11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