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火


厅内灯光亮起来,魏无羡在一楼十排最外侧的位子,穿着一身正装收拾得人模狗样,他上身西装两个扣子都敞开,翘着腿露出一截黑色的长袜,坐在音乐厅观众席上的架势好像一个帝王来视察自己的领地。中场休息的提示音在掌声落下前响起,耳机里江澄嗤了一声:“虚伪。”

魏无羡微笑。指挥和首席小提琴手站起来鞠躬示意,乐团余下众人从舞台两侧鱼贯而出。他见邻座的两个学生有起立的意思,于是绅士地站到走道里让了路,顺势跟着人流朝出口走去。


江澄在监控器里看着,不依不饶:“你告诉我,刚才你能叫上来名字的曲子有几首? ”

魏无羡压低声音:“这个厅里,回答得上你这个问题的人有几个? ”

“别岔话题。”

“那么三四五首吧。”

“哦? ”

“贝多芬,巴赫,海顿。”

江澄嘲笑。“蒙好歹蒙得有点技术。”

魏无羡漫不经心。“你拿着个节目单就很狂啊? ”

“彼此彼此,对你平时后勤技巧的一点现学现卖。”

他眯起眼打量二楼包间,几个人影攒动。“少废话,我看到那小子出去了。”

“左转,紧急通道,上去,先拖住他,金光瑶的意思是等休息时间快结束了再动手。”

“他想得倒是周到。”

魏无羡在人群中游刃有余地借过,几步路走得正气凛然目不斜视,他避开监控,经过衣帽间一个闪身,已是款款套上一件顺来的大衣。

他借着遮掩从西装内侧摸出工作卡:莫玄羽,音乐剧舞监,他今晚的伪装身份。


“音乐剧? ”他敲了敲耳机。

“隔壁厅的。”江澄那头噼里啪啦的键盘声。

“怎么不弄这场的? ”

江澄道:“你不想想蓝二公子巡演,来的都是谁? 那包厢里金光瑶蓝曦臣聂明玦,三个全齐了。这安保措施能让你混进去就算不错。”

“蓝忘机面子很大嘛。”魏无羡感慨。“他要是知道金光瑶还能请动我们在他的演出上杀人,应该会觉得面子更大。”


他掏出工作证一路畅通无阻,贵宾席有单独的休息区,薛洋这会就在走道里站着。那是个年轻人,身上锐利的气息几乎收不住,魏无羡打量他,思考就是这么一个人能让金光瑶先是不顾一切地要拉拢,再不惜代价地铲除。

他叹了口气。

“别节外生枝。”江澄警告。 

“没有,我就是有点可惜。”

“可惜? ”江澄不信他。

“触景生情。”魏无羡道。“想到我们那会也是人人当烫手山芋,巴不得诛之而后快,现在却要求着我们来帮他们收拾烂摊子。”

江澄沉默。“说得像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的出路一样,速战速决。”


距离休息结束还有七分钟。魏无羡走上前,碰了碰薛洋的肩膀。“薛先生。”

薛洋独自一人远离人群,那双眼睛扫过来,眼神中满是阴霾目中无人。他和魏无羡对上视线,却又骤然一笑,一对虎牙稚气未脱,一前一后的反差看得人心惊胆颤。“什么事? ”

魏无羡面不改色:“金先生找你。”

他路上换了工作人员的制服,这会一身打扮挑不出破绽。薛洋看了两眼,似乎觉得他的确就是个无关紧要之人,点点头笑道:“好吧。” 


两人举步朝通道走去,快到防火门前薛洋仿佛意识到什么,忽然转身张口道 “你为什么……”,过道里尚且有监控,魏无羡飞快地朝摄像头瞥了一眼,耳机里江澄响亮地啧一声,然后镜头上的小红点跳了跳消失不见。

金家主要覆盖的是生物制药产业,薛洋在这方面是个奇才,但却并不是正规意义上的研究人员。几年前他和魏无羡他们还算是半个同行,是个极其高调的黑医,而且和两人别无选择不同,薛洋纯粹嗜好随心所欲刀尖舔血的日子。

不知道金光瑶用了什么手段才说服他金盆洗手,魏无羡想,不过金盆洗手也没用,有些东西沾上了一辈子都抹不去。

“动手。”江澄道。


魏无羡惯常是做后勤的,照理说薛洋应该没见过他。可或许是他把人引到监控死角的意图太明显,又或许只是长期生死一线带来的直觉,只一瞬,薛洋脸上挂着的笑就透露出几分阴森。

“谁派你来的? ”

他开口时手无声无息背到身后,说到第二个字手一翻就是一把寒光闪闪的折刀刺来。魏无羡一闪直接朝他撞去,他一米八几的个子,薛洋和他差不多高,魏无羡肘部击中薛洋的腰带着人破开防火门滚到楼梯间,左手死死卡住他的手腕,薛洋借势力道灵活一转便要刺他腹部,魏无羡一弯腰狠狠踹裆,身形一转右手肘直朝薛洋虎口敲去,小刀落到地上,转瞬被他踢向远处。

“你话不说完就打人,还要不要我回答了? ”魏无羡笑。他从观众正规安检过来,身上一片金属都没有,薛洋跟着金光瑶走了特殊通道,倒是一点没浪费这个待遇,手上一晃又是一把G26,魏无羡就地一滚,一枪直擦着他后背而过,他弹起来将薛洋压在墙上,一翻身抱住薛洋右手逼着他多耗了两发子弹,薛洋左手勒住魏无羡脖子,后者带着他倒退两步朝墙上狠狠一磕,他听见薛洋闷哼一声,朝前一跨紧接了一个背摔。这一下角度掌握得极好,薛洋直接顺着楼梯滚下去,枪脱了手,他和魏无羡几乎同时爬起来,一个捡枪一个捡刀,两人隔着一个楼梯蓄势待发。

两声枪响,魏无羡两步蹭着墙从楼梯扶手滑下,他绕到薛洋背后,薛洋两发空枪,魏无羡一刀险险抹过他脖子,薛洋枪口一转直指他太阳穴。

枪快刀快,一目了然。


薛洋嘴角溢血,空着的手举起一个小玩意,是刚才交锋中魏无羡不知何时掉出的耳机。他咧开嘴,抬脚就将通讯器踩烂。

“不需要回答,自然是知道魏前辈是谁。”

魏无羡不露声色。

“派前辈来的人是金光瑶。金光瑶不是轻易信人之辈,他敢用我,自然是做好了完全的计策。”薛洋慢条斯理。“前辈就不好奇他为什么忽然翻脸,要杀我灭口? ”

魏无羡寻着他的破绽。“怕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养虎为患。”

薛洋露出虎牙笑得亲切。“那当然是因为我手上多了他不得不惧怕的把柄。”

他极为谨慎,魏无羡处于下风,于是顺着薛洋的话题走。“你这是想和我交易? ”

薛洋故作惊讶。“前辈好眼力。我和金光瑶合作是各取所需,现在金光瑶给不了我要的,那我自然要找个下家。我早知他要杀我,却不想他找了你们来,省了我不少事。”

魏无羡笑。“理由? ”

“江厌离。”


砰。魏无羡刀尖堪堪向前刺了两寸,被薛洋拿手掌死死握住,他右手开了枪,却是偏开枪口,警示般擦过魏无羡头发。

“资料查得不错,但你错在不该把这个名字说出来。”

血顺着薛洋指缝留下。“金光瑶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,是因为温若寒和金光善都死了。”

“别废话。”

“那如果他们没死呢? ”

“什么? ”魏无羡心下一顿。

薛洋在金家具体做什么并不在资料里,但根据金光瑶近期市场开拓方向来看,极有可能和基因或细胞工程有关。联系起他方才提起江厌离的名字,以及要和自己合作的需求,魏无羡在脑海里梳理一遍,得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答案。

他抬起头。“继续说。”


薛洋笑。“既然我已经告诉了前辈我的筹码,那我也得告诉前辈我要的回报。”

魏无羡挑眉。

薛洋道:“晓星尘。”



魏无羡对着镜子整理衣服。他卡着点回到自己的位子上,正儿八经听完了下半场。

这次他记得拿一份节目单,快圣诞了,散场前连着来了两首波尔卡。


他眯着眼睛打量那首席小提琴手,魏无羡和蓝家打交道不多,记忆里蓝忘机感情内敛如同机器,但此时此刻的蓝忘机和他记忆里不尽相同。

那是一种微妙的差别。他一身黑色礼服,一手持琴一手架弓优雅得分毫不差,灯光下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棱角分明。蓝忘机还是蓝忘机,冰封还是那片冰封,但却不是不可接近的,在手指揉弦马尾松香中音乐成了一个发泄口,旋律添满抒发自我的注脚,于是冰雪中抽出一点生机,雪融后露出一丝绿意。

在音乐中他是活着的,这或许就是蓝忘机放弃了蓝家企业也要投身音乐的原因。魏无羡想到这点,莫名有些高兴。他见识了足够多的深陷泥潭身不由己,相比之下蓝忘机就是那个被赦免的囚徒。他对此抱有一份惺惺相惜的欣慰,特例总会给人带来希望。


散场时魏无羡瞥到二楼那间包厢,他不确定金光瑶知不知道是他,但朝着那个方向笑了笑。他从衣帽间拿回外套,顺着人流从音乐厅正门正大光明地走了出来,江澄停车在两条街外等他,魏无羡一溜烟钻进副驾驶。

“成了? ”江澄问。

“成了。”魏无羡道。

江澄点点头。“耳机掉了? ”

“碎了。收拾过了。”

江澄啧啧,“你说你以前整天说我弄坏装备,好意思吗。”

魏无羡皮笑肉不笑。“你要不想被说,除非以后都你当后勤。”

江澄骂一声。


他抬手调后视镜,魏无羡翻身去掏后座的纸袋。江澄警觉:“你还干嘛? ”

“我这不是要制造不在场证明。”魏无羡头也不回地亮出工作牌。“我的工作做完了,莫玄羽可还没。”他缩在副驾驶捣腾一阵,利落地把沾了血的西服给换了,转身朝江澄露齿一笑。“今天是末场,末场之后总得有庆功宴。”

江澄毫不留情。“说实话。”

魏无羡义正言辞。“我想去玩。”

江澄冷笑一声发动车。

魏无羡道:“你不是我妈,你不能管我。”

江澄道:“我不管你,我给你收尸。”


车上了高架,江澄兜兜绕绕几圈,最后把魏无羡在离音乐厅不远的一条街放下来。魏无羡下车时还是差不多的衣服,整个人气质却翻了个个儿,一身正装被他穿得像个放荡不羁的公子哥。他在街上逛一圈,推门进了一家餐厅挑靠窗的位置坐,慢悠悠叫了杯软饮,掏出电脑不紧不慢地骇进系统。今天和薛洋的对话证实了他的一个猜测,留给他的时间不多。

临近午夜,屏幕上终于出现了他要找的人。


三两辆商务车在街角缓缓停下,先是几个女孩子钻出来,无一不是外面套着羽绒,小腿那里露出半截黑色礼服,随后紧跟着两个个子不高的年轻人,同样裹得严严实实,倒是连脚上的皮鞋都换成了球鞋,最后出来一个穿着大衣的男人,脖子上围着一条围巾,转头朝车里似乎是交代了几句。

那一行六人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,魏无羡悠然结了账,注视着他们先后进了一家酒吧。他没急着跟过去,而是先拐到对面的酒店把包存了,老板娘挺好说话,笑盈盈地看着魏无羡把包放到顶端的格子上。

“过两天来取。”他道,收下钥匙。

“过来旅游? ”老板娘问。

“可不是。”魏无羡笑。“带着个包不方便。”

那包里躺着一把MP7,两个USP一把盾牌,G17G19悉数在场,整一个小型武器库。他身上只留了个G26袖珍应急,今晚还不会有什么危险,之后就得靠着这些库存过日子。魏无羡把他的计划安排得很好,备用方案林林总总,可操作余地极大。

万无一失,他想。


万无一失。

酒吧里人声嘈杂,几个年轻人早已留下舞池蹦得忘我,其中两个小提琴手,剩下的黑管长笛大提琴,跟下来的保镖前后门各守一个,蓝忘机缩在角落里的四人座,一脸阴沉地盯着人群,活脱脱一个浑身不自在的老父亲。

那个老父亲盯着他,声音斩钉截铁。“你不是。”

魏无羡维持住微笑。“什么? ”

蓝忘机道:“你不是莫玄羽。”

魏无羡装出一份尴尬。“蓝老师贵人多忘事。”

蓝忘机道:“不忘事。”

他眼睛直勾勾看过来:“魏婴。”


魏无羡愣住。

他愣住的原因有两个,一是蓝忘机还认得他,二是蓝忘机亲了他。

他在这个吻里尝到一股酒味,于是又多了第三个,蓝忘机竟然喝了酒。


魏无羡此行的目的正是这蓝二公子。薛洋和他做了一笔交易,又卖了一个情报,时局将要变动,蓝家兄弟是他为江澄物色的避风港。

避风港求不得时就去制造一个,制造不了时就忽悠一个,魏无羡无法直接联系上蓝曦臣,于是只能从他的弟弟入手。这事多少有些讽刺,他在几个小时前还感慨过蓝忘机置身之外,现在却要亲手把这人带回漩涡中心。


蓝忘机的吻蜻蜓点水,仅仅是碰了一下就收回来。

他趁魏无羡还在愣神,又捏了捏魏无羡的手:“你还活着。”

魏无羡刚想说我什么时候死了,转念一想他和江澄这几年过得改头换面东躲西藏,放出来的风声八成和死了也差不多,于是干脆从善如流:“恩,厉害吧? ”

蓝忘机道:“厉害。”


他原本的计划里有直接截人,药倒了带走,必要的时候杀了那些保镖一路逃亡,现在倒是多了一种更温和的选择。

魏无羡没见过蓝忘机喝酒,他甚至都不知道他会喝,因此万万没想到能给他撞上一个这么好忽悠的蓝二,任人搓揉圆扁。

蓝忘机虽然还是瘫着一张脸,眼神里倒透露出几分醉醺醺的真诚。魏无羡笑起来,两眼一弯。“蓝湛。”

蓝忘机恩一声。

魏无羡诚恳:“蓝二哥哥,我们很久没见了。你住在哪? 去叙叙旧吧? ”


tbc


Notes:

说好的现代AU,从前两个被删的现代脑改过来的,本质一回事

魏影帝三连hit,蓝二:失踪十几年的暗恋对象一见面就把我拐了,急

这篇基本就打打杀杀,打打杀杀好啊,打完了再上个床,金子轩大概是三观之光,蓝忘机现在看着有点怂其实 含光君什么都知道但含光君不说 含光君会成长的!绝对有蓝忘机现代打戏,我保证

写了大纲,努力不坑,老样子坑了就删,微博不删,存粮上微博

最后虽然这是篇同人,我也要顽强地打出——风格:轻松

评论 ( 41 )
热度 ( 564 )

© 5-11 | Powered by LOFTER